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为啥不是一间房!?

为啥不是一间房!?
鉴于今天许多cpgay坠机 同磕很多cp的我受到多重打击(吐血)然而今天的直播糖分也是足量 稍稍弥补了一下那颗受伤的心 摸个甜饼
戴莫
“这…”戴萌捏着一张房卡有些欲哭无泪,抬头看向分发房卡的stf,挂上营业式微笑,“姐姐,这次在那不勒斯真的是一人一间么?” stf以为戴萌对公司的这个决定感到十分感动,拍拍她的肩膀,“临走之前,微博上粉丝都在让公司加强你们的人身安全保护,所以公司临时加订了房间,一人一间,怎么样?感不感动?” 戴萌觉得自己的笑容都僵硬了,临时…加订…所以自己之前单挑掉了李毛,又鼓起勇气向莫寒邀约是为什么啊!仍是不死心的狼崽还抱有一丝希望,下一秒却被stf姐姐彻底击碎。“接下来去罗马也是一人一间哟,公司这次难得大方呢。” stf姐姐粉碎了戴萌的幻想后,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只留下呈灰白状的戴萌在原地悲伤。
站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莫寒也是有些无奈,虽然戴萌难得开窍,不过,造化弄人啊。看着戴萌吃瘪的样子还有些小开心的bad兔子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娘心”。状似不在意的晃到戴萌身边,趁着其他成员们打闹说话的时候,拉下戴萌的衣领,凑近。
“我就在你隔壁。”末了还在戴萌耳垂上留下一吻。
腾!戴萌整个人从耳朵开始发红,像是被丢到开水里煮过一样。莫寒见状,得意的笑了笑,拖着行李箱去寻找自己的房间,留下戴萌一个人继续当机。还好路过的赵粤把戴萌唤回了神,不然她怕是得在这站到天黑。
虽然被莫寒刚刚的袭击搞得手足无措,可是箱子还是得整理出来,唔…衣服…鞋子,一样一样拿出来叠好放好。牙刷,漱口杯,牙膏…哎!?牙膏呢???
坏了,戴萌一脸忧愁,本来以为自己铁定和莫寒一间房,两人商量着牙膏就共用一支,正好自己也嫌麻烦,趁机再享受享受莫寒的照顾。戴萌打的哗哗响的算盘此刻却是都落了空。
为难的抬起手,又纠结的放下,戴萌站在莫寒房门前竟不知怎么同莫寒开口。说自己没牙膏用了?不…太破坏气氛了,我每天可以跟你一起洗漱么?会被当成痴汉赶出来的吧…急得直敲脑袋的戴萌,索性豁了出去,抬手,梆梆梆,利落的三下。得到莫寒房门没锁反馈之后,拧开门把,进门。
“说好的安全为重呢?怎么也不锁门,有奇怪的人进来怎么办?”戴萌皱着眉,看着正擦拭头发的莫寒。“因为知道你会来啊。”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戴萌无话可说,“你…你怎么知道…我…”
“你难不成不刷牙的么?” 一下被点明了来意的戴萌有些慌张,“那…那你怎么办?”结结巴巴的,这样子跟平常的精明霸气一点也不一样,不过莫寒喜欢。
“当然不是让你拿走,”只着一件浴袍的莫寒跨坐在戴萌身上,凑近她的脸,看着身下人局促的样子,莫寒点了点她的鼻尖,“是让你每天过来跟我一起洗漱。”
第二天
戴萌今天醒的格外早,甚至比自己的闹铃还要早那么半个小时。轻轻的敲敲莫寒的门,等了一会,门才缓缓打开,房间一片黑。来给自己开门的小兔子凌乱着一头毛,摇摇晃晃的又往床上扑。戴萌心里软了一片,从床上打横抱起睡眼惺忪的莫寒就往盥洗室走。
“你…干嘛”还不是太清醒的莫寒声音虽软糯却带着一丝哑,大抵是清早没说话的缘故。
“你昨晚说的,跟你一起洗漱啊。”
虽还是有睡意,莫寒也是清醒一些了,拍拍戴萌的手臂示意她放自己下来。落地接触到踏实的地面,困倦的兔子不自觉的就靠在戴萌的肩膀上。戴萌拿起台子上粉蓝和粉红色的牙刷熟练的挤上牙膏,塞进莫寒的手里。“乖,洗漱完再让你躺一会好不好。”
迷迷糊糊洗漱完的莫寒,一心向床,却被戴萌猛的拉进怀里,一个带着薄荷清新气味的吻落在自己额头。
“早安,莫寒。”看着眼前带着阳光笑意的戴萌,莫寒觉得这会睡眠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她环住戴萌的脖子,贴上她的唇。两人的唇舌间充斥着一样的味道,薄荷的,清新,似乎又带了些甜蜜。
“早安,戴萌。”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