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阴差阳错?不 是早有预谋(2)


阴差阳错?不 是早有预谋(2)
“嗡~”冯薪朵手上的手机振动起来。来电显示,大哥,没有犹豫直接划开接听。看着宛如认真听讲,头一点一点的冯薪朵,戴萌哀嚎一声,表示拒绝这股恋爱的酸臭味,重新瘫坐在沙发上。
  冲着陆婷索要了一个隔空的吻之后,冯薪朵笑嘻嘻的挂了电话。踢了踢戴萌的小腿,“emmmn…莫寒明天下午的飞机,你跟我一起去接机。” 戴萌疑惑的抬起头,冯薪朵一拍脑袋,“莫寒就是陆婷的未婚妻。” “兼你的情敌和我下半年的室友?”接过冯薪朵的话茬,戴萌很快找准了莫寒的定位。
冯薪朵打了个响指,“bingo,答对了,加十分。”
“这十分能让我一个人过安生日子么?”
“no”
“你这个辣鸡…”实在无力吐槽冯薪朵,戴萌索性放弃了斗争。抬腕看了看表,指针距离数字10还些距离。“本养生女孩要去睡了,想想明天就见不到你了还真有些…”戴萌一回头,冯薪朵挂着灿烂笑脸盯的她后背有些发毛,吞了口口水,戴萌默默地把“开心”这个字眼咽了下去,扯出一个狗腿的笑,“还真有些不舍。”
“嗯,”冯薪朵稍微离戴萌远了一些,拍拍她的肩膀,“小同志有前途,思想觉悟很高啊。”戴萌一边附和着,一边悄悄往自己房间挪着,“那…明天见?”转身就蹿,却被冯薪朵揪住了后衣领。
“既然这么舍不得我,不如来帮我收拾行李?”
“NOOOO!我的美容觉很宝贵的!我是养生girl!!”
“你看看你的腹肌还剩几块?你心里没点b数么”
“我觉得ok!”
“我觉得不行”
“薪朵真的很严格…”
“磨磨唧唧地,快点帮老娘一起收拾行李”

坐在车的后排,戴萌揉着自己的眼睛,“喂喂喂!你们两个!”副驾驶上的冯薪朵正用纸巾擦拭着陆婷唇边的西瓜汁,为什么会有西瓜汁?because也是冯薪朵喂的。陆婷开车目视着前方,不过为了冯薪朵方便擦拭,脸还是微微侧了过来。戴萌有些害怕,“好好开车啊陆婷!”驾驶位上的人瘪瘪嘴,车速也放慢了些。“唰!”一辆大奔一看陆婷的捷豹慢了下来,立马示威似的超了过去。冯薪朵一下子脸色就白了,攥紧了安全带,看向了后排的戴萌。
戴萌:???
陆婷黑着脸,“敢超老娘的车?”,冯薪朵吞了口口水,开始在胸前画十字。
戴萌依然:???
“真当老娘吃素的!come oh yeah!”利落的挂挡,猛的一脚油门追了上去。
戴萌:!??
冯薪朵视死如归般闭上眼,死死扒住身下的真皮座椅,“啊啊啊啊!”没坐过陆婷车的戴萌早已吓的魂飞天外,八爪鱼般抱着冯薪朵的椅背。
机场
“哼,辣鸡”那辆大奔早已被陆婷在途中追的屁滚尿流,主动放慢速度,示了弱。看着蹲在垃圾桶旁捧着塑料袋干呕的戴萌,陆婷皱了皱眉,“我技术不好么?她怎么吐成这个样子。”冯薪朵努力压下胃里的翻腾。挂起微笑,“大哥以后还是朵朵开车吧。” 
“怎么?你也觉得我技术不好?” 
“不不不,我怕你累。”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