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距离

距离
我和你之间 到底有着多大的距离
“一 二 三 四 tako不要抢拍”,偌大的排练室里,一群少女正在里面为周末的公演挥洒着汗水。戴萌一边跳舞一边带着拍实在是有些喘,她停下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可以稍作休息。
S队的大家,头上也都出了层薄汗。听到队长的休息指令,立马作鸟兽状散开。李宇琪跑到一旁拿起水杯豪饮。钱蓓婷歇息了一会,闲不住的又朝孔肖吟的黄毛开枪。惹的她暴怒揪着小钱又是一顿收拾。
莫寒原地坐下,用手朝自己扇着风。本就容易出汗的她,脖子上都是亮晶晶的汗珠。戴萌随手开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没喝先递给莫寒。 莫寒这会倒也是不拒绝,接过之后灌了口水,转手递到戴萌手上,戴萌笑眯眯的接过,很自然的在莫寒喝过的地方继续喝了口。这样的举动却被一个人尽收眼底,捏紧了拳头。
难得没有被兔子盐,戴萌明显心情愉悦了起来。拿着矿泉水环顾,却发现张语格一个人站在原地。在一片哄闹的氛围中,她这样安静的杵在那隐隐显得有些不合群。
“母爱泛滥”的她走到张语格面前,张语格有些疑惑的望着她。戴萌拉着她原地坐下。
“怎么了?你的状态有些不好?”是熟悉的关切语气了。
张语格垂着头,帽檐的阴影打在脸上,看不清表情。“我…我没有。”
这样的张语格让戴萌有些担忧和心疼,她朝张语格挪近了些,伸手揽住张语格的肩膀,就像以前做的一样。“怎么了宝宝,是不是最近通告太多了,没休息好。”张语格在她伸手揽自己时顺势靠进她的怀中,“没有啦…最近没有很辛苦。”嗅着戴萌身上的味道,张语格像小猫似得蹭了蹭,嘴角扬起。“那你还是要记得按时吃饭晓得伐?”戴萌念叨着,连方言都不自觉的带了出来。张语格一边听着一边冲戴萌撒着娇示意她的话自己都有听进去。
“戴萌啊,该排练了。”莫寒的声音传来。
“知道啦!”戴萌急忙站起,奔向莫寒。却忽视了身后张语格伸出的手。她慢慢缩回了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冷眼旁观着两位队长的“亲密互动”。
  戴萌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乖乖的接受莫寒的训导,实在忍受不住唠叨,直接将莫寒一把抱住。被戴萌抱住撒娇,莫寒脸上羞涩的表情落在张语格眼里有些刺眼,心里的情绪正在翻涌。
  “好了,那今天的练习就到这了,大家回去休息吧。”结束了整场公演的练习,戴萌拍着手看着欢呼的大家。几个小孩子把开心都写在了脸上,袁雨桢叽叽喳喳的拖着蒋芸先出了排练房。徐子轩抱着吴哲晗冲许佳琪嚷着什么,被自家阿妈甩了个眼刀委屈巴巴,直到吴哲晗开了窍抓起的手两人大踏步出了门。李宇琪早已溜的不见影,其他人三四结伴着回了自己房间。偌大的排练房只剩戴萌,张语格,莫寒三人。
莫寒蹲在地上收拾着东西,戴萌走到她旁边,“回去了?”莫寒抬腕看了看表,“嗯,今天有直播呢。” 戴萌挠了挠头,“哎呀,还想跟你商量一下之后那个外务的站位。” 莫寒站起来,“唔…离直播开始还有一会,那要不你来我宿舍?”戴萌回头看了看正在玩手机的张语格,“宝宝?”  张语格按灭了手机屏幕,默不作声的走到戴萌身边,拉住了她的衣角。
  戴萌有些疑惑,莫寒却了然一笑。这位小朋友对戴萌的过分依赖和对自己淡淡的敌意早已将她自以为埋藏的非常好的心事暴露了出来。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心思也意外的好读懂呢。 莫寒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也很识趣。她拉长了声音,“真不巧呢~那我先回去看直播喽。”  “哎?行吧 那站位的事儿?”  莫寒凑近,看着戴萌慢慢红起来的脸,和张语格从感激一下子变得惊讶和敌意起来的眼神。满足了自己恶趣味的兔子转身,出了门。“明天再说啦,拜拜。”
  莫寒离开后,莫名的尴尬氛围弥漫在两人之间。戴萌索性坐了下来,拍拍了身边示意张语格坐下。
“现在就我们两个了?愿意把心事说给妈妈听了么?”一如既往的宠溺语气,张语格却有些烦躁。
不想,也不愿两人保持着这种亲昵却无法更近一步的关系,她贪求着更多。这种求而不得一点一滴的积攒在心里,发酵,滋生出的负面情绪像是怪物要将她吞没。
隐忍不下去的小朋友,终于选择遵循她内心的想法。
她慢慢的靠近,戴萌自然是不会对她设防。张语格的上目线让戴萌有些心跳加速,自我安慰着孩子长大了,却被嘴唇上的触感拉回了神。而这一次的吻却让戴萌心里一惊,刚想拉远距离,却被张语格扣住后脑挣脱不得。
张语格攻破牙关,小舌滑入口腔寻求着伙伴共舞。
戴萌本是可以推开张语格的,但是她没有。
一吻毕,没有多深接吻经验的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因情动眼里雾气蒙蒙的张语格让戴萌有些别样的心动。但是她这会没有空去理会,她脑子里乱成一团。
“你没有拒绝,所以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么”张语格满怀期待的凑近了些。
戴萌沉默不语,起身往门口走去。
张语格有些慌张,她想象过各种戴萌的反应,但是一言不发的反应是她没有想过的,她本能的觉得这会不可以放戴萌走。似乎只要放走了她,自己就永远见不到她了。
她小跑着从背后抱住戴萌,头埋在戴萌颈窝,“你可以推开我的,但是你没有,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么?”戴萌轻轻拿开她的手臂,转过身面对着她,看着小朋友通红的眼睛心里也有些不忍。她叹了口气,伸手撩起张语格衣服下摆,轻轻按了按她的后腰,那一块贴满了胶布的地方。张语格忍耐着却还是疼的一缩。“现在知道了么?” 张语格隐忍的表情落在戴萌眼里,虽然这会理智警告她要赶快和张语格拉开关系,但是,人从来就不是一个纯理性的动物。戴萌的手一路掠过,轻轻捧起张语格布满泪痕的脸,在她疑问和惊喜的眼神中,低下头,吻在她的额头。
“这是,不被允许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崩溃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