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诡踪(试阅)

诡踪
“莫寒你这灵异体质再跟我下盗洞我就拍死你!”戴萌牵着莫寒一路狂奔,后面一群散发着浓重尸臭的粽子。莫寒也没闲着,空着的一只手里攥了一把糯米,时不时的朝后面扬一把,倒也能阻断一两只粽子的追逐,可是粽子足有十几只!再这么无休止的追逐,自己和戴萌怕是就要交代在这了。戴萌眼前一亮,前面有道石门。
  此门通体暗红,上面刻着一些繁杂的纹路。莫寒从包中掏出柚子叶擦了擦眼睛,定睛看向大门,惊叫着,“这么重的煞气!门里定有大凶险!” 前有凶门,后有粽子。两人再不做出决定只怕真的要丧身于此。戴萌表情凶狠,带着莫寒发力跑向石门门口,“凶!我比它更凶!”眼中竟有奇异红光流转,背后的青铜剑似乎与她共鸣般,微微振动。

陆婷有些头疼,眼前这只从冯氏群墓跟她跑回来的大粽子,说是墓主好像更加合适些,此刻正坐在她的床上晃荡着双腿。“陆爱卿,这是什么?” 她指着液晶电视发问,“这是电视机,可以看到各种景象,就像…万花筒,你知道万花筒么?”陆婷绞尽脑汁给这位年代久远的粽子解释着电视机。“万花筒?见过,外邦曾进贡给孤一个,不过让孤的宫女摔坏了。”
“你叫什么名字?”话一出口,陆婷就后悔了。询问君王姓名,这已经是十分越矩的行为了,这粽子实力深不可测,只靠自己的血脉怕是压不住。陆婷暗地做好了起手式,就怕她突然暴起,自己好有所准备。
出乎意料,这女孩只是笑了笑,“孤名冯薪朵,陆爱卿,汝乃第一个敢询问孤姓名的人。”陆婷愣住,冯薪朵垂下眼,“孤没有朋友,听母后说做朋友的第一件事便是知晓对方姓名。可孤生在帝王家,朋友这种东西也成了奢望。” 她笑着抬起头,“陆爱卿,我们是朋友了吧?”

试阅  反响好的话就开始着手写了 希望大家多评论给我一些思路和意见 谢谢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