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老师!我的契约兽画风和别人不一样啊!(三)

今天我被一个同好私聊关于白嫖这个事情,说的让我有些窝火,当时很冲动,很想跟他理论上几百个来回,但是很感谢阿夙(手动笔芯)  倾听了我的抱怨,给出了很中肯很暖心的回答,让我找回自己的初心,随性一些,写的开心就好啦。嘿嘿嘿,也很感谢支持我的大家啦

李艺彤也是懵圈了,被冯薪朵一巴掌拍回了神,工厂空间复杂,不适合化成兽型,也来不及了,棕熊疯狂的往两人这里跑,李艺彤咬了咬牙只能打横抱起冯薪朵然后拔腿就跑,
“往障碍多的地方跑!绕它!”冯薪朵发话了,
李艺彤往后瞥了眼棕熊那庞大的体积,突然改变方向,向着栅栏处奔去,本来以为铁栅栏可以拦住棕熊一会,谁想到,棕熊直接用自身巨大的吨位撞开栅栏,看的李艺彤小心脏一抖,天了噜!这怎么玩啊!没办法只能继续抱着冯薪朵朝出口奔去,冯薪朵也没闲着,一路上都在掐诀放咒,干扰棕熊,不然二人早已被拍成肉饼,“不对劲,这熊又不怕疼,对咒术的抗性也高的可怕,怕不是简单的货色。
“李艺彤赶紧出去然后迅速化兽,不然我们两怕是都要交代在这了。”
“姐,你给我争取点时间!”
冯薪朵调动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咒力,努力发出最后一个咒术,棕熊被这些不疼不痒的攻击给惹的更加疯狂,仅仅被缚住一会便挣开了,棕熊捶击自己的胸膛,仰头怒吼了一声,双爪举起身边的一个小型集装箱就往二人扔去。李艺彤想侧身避开,无奈一时力竭,转身转到一半便僵在空中,被砸中了后背,喉头一甜,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怀中抱着的朵朵也被摔了出去,正巧摔在狂躁的棕熊附近,李艺彤负伤化型,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却被棕熊一爪拍在地,陷在地里奄奄一息。
  冯薪朵还在用光咒力的脱力感里,连动一动手指都困难,看着棕熊即将落下的爪,不甘的闭上眼,脑中最后的想法竟然是“老娘还没反攻陆婷呢!”
“我看谁敢动冯薪朵!”
这熟悉的声音!大哥!冯薪朵猛然睁开眼!看着从空中极速俯冲而下的那条红龙,一下子把棕熊掀翻在地,扬起一片尘土。刚刚从红龙身上跳下来的身影,急切的奔向喘息着的白狼,擦擦白狼嘴角的血,摸了摸李艺彤的狼脑袋,轻轻拍了拍表示安抚,李艺彤看见黄婷婷也不淡定了,一双狼眼委屈的看着她,
“要是婷婷桑在,我才不会这么狼狈呢,我肯定打得过它!”
“是是是,我们发卡最厉害了”
  陆婷把冯薪朵搂在怀里,心里一阵后怕,自己再来晚一点,就一点,怀中人便可能香消玉损了。抬头看向被摔懵了的熊,眼里全是杀气,低头亲亲冯薪朵的额头,“乖,哥给你弄件大衣来。”招呼黄婷婷安顿好两人,站起身,带手指骨掰的“咔咔”作响,直接化为半兽,背上的双翼“唰”的一下展开,眼角的龙纹更衬的霸气,身体放低,单腿发力,像炮弹一下冲了出去,一拳直击棕熊的下颚,这棕熊刚刚爬起来又被陆婷一拳给揍倒在地。
  陆婷也是怒的不行,直接骑在棕熊脖子上,一拳接一拳的照着棕熊的熊脸就这么怼,活活把棕熊给怼晕了过去。李艺彤早已结束化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单方面的虐熊,刚刚把自己拍成重伤的棕熊这会已经安安静静的肿着一张熊脸躺在那里,这差距……仿佛知道李艺彤心里想什么,黄婷婷揉了揉她的头,
“龙族战力本就高的吓人,被碰触逆鳞更是狂怒,大哥有这战力不奇怪,倒是你,朵子,你这相当于多了一个一辈子的保镖啊”
冯薪朵红着脸反驳“大哥才不是保镖呢!卟卟”
  陆婷收了型,走了过来“婷婷你去跟学院方面汇报一下结果,接下来有人接手这件事,我们就别管了。你带着李艺彤去医院,二狗咒力透支太多了,我先带她回宿舍休息了。”
“行,发卡这伤……”
“我会去和学院要个说法的”陆婷冷冽的目光让二狗的脸更红了一点,这人,苏到犯规了啊!用脑袋撞撞陆婷的肩膀,
“大哥!朵朵要回去!”
陆婷一下收起所有戾气,二话不说直接化型,朵朵趴在陆婷背上休养生息,回复着自己的咒力。陆婷也不急,就默默的等着朵朵。
“婷婷桑,你们不是出任务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李艺彤平复一下呼吸问到,
“学院突然通知说你们两在执行高危任务,让我们放下当前的任务来支援你们,大哥急得眼睛都红了,直接就亮龙。”黄婷婷叹了口气,“我不在你怎么就搞成这幅样子,回去给我增加训练!不然扣你学分!”
“呜……婷婷桑好凶”
“行了行了,现在能化型了么? 我们赶快回学院,大哥和朵朵都走了。”
李艺彤扭头一看,刚刚还在那里卿卿我我的两人已经不见了,不由得羡慕的叹了口气,自己啥时候能追到婷婷桑啊…

评论(9)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