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六)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六)
一周后
“下面有请院长发言!”地中海的教导主任擦了擦脸上的汗,请出了院长,院长也是个套路深的,“欢迎各位新生!希望你们在学院有着愉快的生活,你们可能以为我要说很多吧,你们猜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带着一众学校高层离去,在后台的冯薪朵觉得自己压力有点大,“EXO,ME?院长你不按套路出牌啊!劳动力不能这样压榨啊。”看了一眼认真拿着小本本对流程的副会长黄婷婷,冯薪朵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地,我仿佛是一条废狗了。原本预定留给院长长篇大论,一通嘴炮的半个小时就这么被空了出来,让注重流程的黄婷婷急得直挠头,发卡正偷偷摸摸的溜进后台打算找她的婷婷桑,看见黄婷婷挠头顿时大惊失色,一下子窜了过去,
  “手下留发!哎哟喂!小祖宗!有话好好说,咱能不折腾头发么,你看这秃的。。。噗”
吃了黄婷婷一击肘击的李艺彤跪倒在地,灵魂出窍。冯薪朵揉揉太阳穴,也没想出很好的填上这个流程空缺的办法,黄婷婷轻轻撩起幕布,台下的新生有些不明所以,院长丢下一句话就走了,现在台上也空缺着,不禁躁动起来,议论纷纷。
  “嘿嘿嘿,姐你信不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李艺彤站在自己身后,冯薪朵歪了歪头,
“你能补上这个口?”
“那是,不过,你的权限得先借我一下”黄婷婷和冯薪朵看着笑的开怀的李艺彤背后有些发凉。

看着台下现在疯狂叫喊着的女生们,w会长不禁挂上了“和谐”的微笑,
“李艺彤,老娘信了你的邪”by疯薪朵
“李艺彤,乱出主意,扣学分”by拿着小本本的踢踢崽
  半小时前,拿到最高权限的李艺彤蹦蹦跳跳的跑出去直接一通电话,
“喂!戴萌?带着S分院的过来救个场呗,哎哎哎!记得就带攻听见没!。。。别别别,带消音姐干嘛,喊钱少!消音姐肯定是受!我们家络络就别带了,,不是怕她被吓着,我怕她开车刹不住吓着新生!。。。行行行!你们赶快换上男装过来!”
  然后用炸鸡哄骗十七,用小裙子诱惑赵粤,用写文素材引诱叉总,用小鞠的水着拍立得钓上一只林思意,再用权限压着满脸黑气的大哥,自己也窜进了化妆间。
  台下的新生正满腹疑惑,左右随意的聊着天,就听着一阵音乐声“嘟嘟嘟嘟嘟嘟,你纯情的样子,都是这样以为…”
随着幕布缓缓的拉开,以陆总监为首的恩兔牛郎团鱼贯而出,冷着脸却愈发显得禁欲的陆总监,后台的冯薪朵眯了眯眼,身着简单套头衫却少年感十足的十七小少爷,台下执勤的守年委屈的抱着蛙生哇的一声就哭了,帅到让人怀孕的太子爷带着傻傻的笑引起姑娘们的尖叫,原本抱着手看热闹的唐安琪的手不禁捏紧了,呆呆傻傻的日系少年张叉叉光顾着记录素材,没有看见撸力把给她带的外卖扔进垃圾桶,穿的整整齐齐像个保险推销员的小四凭着自己的招风耳和幽默的mc博得妹子们的一片笑声,却瞄到人群中的小个子后打了个寒战。
  戴萌在后台看着牙都快咬碎了的冯薪朵有点害pia,趁她还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时,带着艾斯兔黑社会上了台,艾斯兔倒是整齐统一,黑西装,马丁靴,披肩发,一个个也是御的不行,逃过了帅气恩兔的学妹们却是逃不过社会艾斯兔,有几个大喊着“学姐请S我的”学妹已经被抬了出去。
  黄婷婷在后面咧着嘴看着生气的冯薪朵看的开心的不得了,这时窜上台引起又一次台下高潮的身影让她的傻笑一下子僵在脸上,整个人显得更傻了。
  李艺彤揪着余震弄了半天的假毛,顺了一件朵朵的外套,再三跟余震确认自己很帅之后,自信的上了台,很骚气的来了一段机械舞,拖着台上的所有人又来了一段lay down,看着底下已经在过呼吸边缘的学妹们,李艺彤瞄了瞄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该结尾了,拿着麦克风,“好啦,亲爱的学妹们,这次的特别走秀公演就要结束了,不要太想我们。”一个wink,台下酥了一片,后台黄婷婷的头发掉的更多了。
  挥着手跟学妹告别的李艺彤猛的被拽进后台,看着眯眼笑的二狗背后冷汗一片,她看着冯薪朵的视线慢慢移开,刚刚在台上风光无限的几位“仁兄”也不怎么好过。
陆婷被二狗罚在那里面壁。
十七正在哪里哄着哭唧唧的嘉爱,“幺儿,煮东西给你吃嘛”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安琪我错了,”赵粤眼睛都大了,“你很受欢迎吼?给我跪下!”扑通,那声音听的自己膝盖都疼。
“哎哎哎,曾艳芬不要揪我耳朵啦!”  “理不好好练习还在ze里玩,你很闲哦?”撸力不理会张雨鑫的求饶,狠狠揪住耳朵。
“林思意!你今天不跟我解释清楚就别进我的门!”“小鞠,我我我我,,,”  “我什么我!”
“我们边吃火锅我边给你赔罪好不好”  “算你识相!”
戴怂被莫寒灰溜溜的领走,钱蓓婷智商压制孔肖吟倒是没有什么波澜的把人领去逛街了,其余人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黄婷婷看见李艺彤被冯薪朵拽到后台,本来也想像冯薪朵对大哥一样,冲过去好好的教训李艺彤,脚却像生了根,呆在原地不动弹,自己以什么身份去和她吃醋呢?召唤师?好朋友?   心里一酸,头也低了下去,李艺彤正被冯薪朵蹂躏着自己的脸,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婷婷身上,敏锐的察觉到黄婷婷情绪不太对,又不敢逃离二狗魔爪,只能大声嚷嚷“踢踢伤(婷婷桑)!救窝(救我)”  黄婷婷回过神,从气冲冲的冯薪朵手里救回自家小狼,李艺彤得救后,轻轻搂住黄婷婷的腰,眼神关切的望着他,压低了声音柔柔的问“婷婷桑,你刚刚不开心了对吧”不是疑问,用的是肯定句。“怎么了?能跟我说说么”,不敢直视眼前人圆圆的海豹眼,黄婷婷脸红了,皱起八字眉,看起来囧囧的,李艺彤看着这样的黄婷婷觉得分外可爱,笑了出来,黄婷婷本就窘迫,看李艺彤笑了出来,也是心一横,直接揪着李艺彤外套的领子,两人鼻尖碰着鼻尖,黄婷婷撂下两个字“吃!醋!”便干净利落的走了,但通红的耳朵还是出卖了她。而李艺彤呢?满脑子都是
“婷婷桑刚刚揪我领子!”
“婷婷桑刚刚跟我离那么近!”
“婷婷桑说她吃醋!嗷嗷嗷!狼生圆满了!”
李艺彤你这会不去追人家,活该你单身—by 不愿透露姓名的冯二狗

评论(2)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