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啊!(九)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啊!(九)
  订婚宴筹备的如火如荼,看着整个陆家和赵家忙上忙下的,陆婷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有些无语,“至于么,搞这么隆重。”  被陆家主一巴掌拍脑袋上,“你还说,黑道巨头的订婚宴办那么寒酸你是想笑死谁,在这这么闲,去,跟小粤试礼服。”  陆婷摇了摇头,起身,跟着管家去了试衣间。
  “小裙子,小裙子,小裙子,嘿嘿嘿,好多小裙子…”陆婷迈进试衣间第一眼就看到一只疯狂的赵粤,肆虐着整个试衣间。
  其实,本来设计是赵粤穿西装,陆婷穿裙子的。无奈,赵粤的眼睛就像长在裙子一样,死死的盯着,大有不换不罢休的意味。 被赵粤小眼睛盯的后背有些发凉的陆婷还是顺了她的意。设计师连忙赶制出了两人的礼服。
订婚宴当天
  陆婷手持香槟,携着赵粤在前来祝贺的人群中穿梭应酬,陆婷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天知道她的嘴角已经上扬到僵硬,赵粤也是同样的情况,大家闺秀装的她快要疯掉了,这会她宁愿和谁打一架也好过在这里与那些挂着谄媚表情的人打交道。
  两人寻了借口,暂时退了场。陆婷揉了揉笑的发僵的脸颊,赵粤十分随性的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陆婷看着瘫在沙发上懒懒的赵粤,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两人都有些疲惫了,只想早早结了这档子破事。陆婷下意识转了转对戒,突然想起自己好久没见冯薪朵了,也不知道她按时吃饭了没有。赵粤抓着唐安琪送自己的项链,表情也有些黯然。自古相思最愁人啊。
  突然外面一下变得十分吵杂,隐隐有客人的尖叫声和怒吼声,两人对视一眼,一下子提起防备。冲出房间,却是楞了神。
  冯薪朵骑着白狼,扛着炮,唐安琪骑着金钱豹,持着枪。唐安琪“啪啪”两下把屋顶正中央的水晶灯打碎,看着四下逃窜的人群,露出一个嘲讽脸。
“冯薪朵!你怎么这么乱来!”陆婷一下子慌了,瞥见陆家主的脸色已经冷到不行,她这个爹最要面子,冯薪朵这么冲动,她怕自己保不住这只乱来的二狗。“安琪!!!你怎么来了”赵粤也是没了主意,冲到她面前,压低声音“你们快走啊!这里危险!”
“为什么!我的女朋友要订婚了我都不能来?”
“我跟大哥能解决,你们两怎么这么不懂事!”
“我不懂事?赵粤,我来这里是为了谁?”
“你!”赵粤一下语塞。
但是,陆家也不是吃素的,嗖嗖嗖,十几个保镖与打手就把冯薪朵和唐安琪围住,李艺彤和钱蓓婷有些紧张,两人明显能感受到几股不弱的兽息潜藏在陆家对她们虎视眈眈,不用想也知道是陆家的契约兽。两只爬行龙从后方逼近,三只青麒麟从侧面堵住她们的逃跑路线,两位家主背过身,淡淡的吩咐一声,“拿下”。赵粤和陆婷刚想上前却被人一掌打晕。陆婷闭上眼之前,只能看见被钳制住的冯薪朵,然后,不省人事。
陆家外的孔肖吟和黄婷婷有些急了,已经过了跟冯薪朵预定的时间了,四人还没出来,孔肖吟咬咬牙,抓着一个印有恶犬头像的令牌和黄婷婷离开了陆家。
“呃。。。”陆婷从昏迷中迷迷糊糊的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空旷的竞技场内,赵粤还躺在自己旁边不省人事,急忙摇晃着赵粤,就差没给两耳刮子了,赵粤终于醒过来,同样也是一脸懵,左右环顾着。
  两位家主的声音突然传来,庄重威严,“赵粤陆婷,你们令家族出丑,虽贵为少主仍不可避免责罚。你们可认罪?”
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却也乖乖低头认罚。本以为是什么艰苦的责罚,然而。。。
“你们两人决斗吧,胜者无罪,败者接受家族联姻”
什么???这相当于逼着她和赵粤拼命啊,陆婷又惊又怒,一个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一个是割舍不下的爱人。赵粤也陷入深深的纠结中。两人迟迟不肯动手,家主似乎不耐烦了,声音更冷了一些,地上出现一只燃着的香,“香燃尽之前分不出胜负的,你们的女朋友将由行刑队处置”
“不能!”
“你怎么敢!”
两人咆哮着,行刑队的折磨手段多如牛毛,个个狠毒无比。冯薪朵和唐安琪落在行刑队手里肯定饱受痛苦。
纠结与难过撕扯着陆婷的心,在她还无法取舍的时候,一道寒光袭来,陆婷汗毛立起,一个侧翻躲过攻击。赵粤已经化兽,看向陆婷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痛苦和一点点的狠厉。
“大哥,对不起,我没有选择”

抱歉抱歉,本来昨天公演完打算更的,无奈有些低烧,实在撑不住了
…(:ェ)| ̄|_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