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喂!那边的扛把子!

喂!那边的扛把子
马鹿  聪璇 
w扛把子(?)  朵璇(?)
不喜白嫖
不喜白嫖
不喜白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 

(上)
一棍子放倒了最后一个来茬架的人,牛聪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满脸嫌弃蹲下把汗揩在那个昏倒的倒霉蛋衣服上。
“牛聪,你完事了没”  来自小牛奶的呼唤。
“嚯,你这话说的,搞得我跟老流氓一样。啊~老刘~”
“咳,呸!贫吧你就,大哥催了啊,说谁回去迟了没宵夜吃,哎哎哎!牛聪你赖皮!你等我会啊你!”刘姝贤看着牛聪聪狂奔的背影也撒脚丫子追了出去。
“大哥!”牛聪聪直接扑进了陆婷怀里,陆婷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仰起脸兴奋的跟自己邀功,带着宠溺的笑耐心的听。旁边的孙芮看的满脸羡慕,带着酸意也想揉一把牛聪聪的乱毛却被陆婷一记眼刀吓得縮回手。“三哥!你从哈尔滨回来啦?”牛聪聪这会才注意到孙芮,小孩子看着从哈尔滨回来探望的另一位疼自己的前辈更开心了。孙芮趁陆婷不注意,直接上手捏住牛聪聪的小脸,把小孩捏的嗷嗷直叫。刘姝贤喘着气才到,恭敬的问候了陆婷和孙芮两人后直接开始和牛聪聪打闹起来。
  陆婷和孙芮抱着臂就看着她们打闹,孙芮心里藏不住话,但欲言又止。当初的孙芮也是陆婷一手带起来的,自然十分了解。
“有什么事就说,扭扭捏捏的。”
“大哥,悠唐那的人选你定好了么,那边快压不住了。”
陆婷揉了揉太阳穴,“悠唐的事,我有分寸。嘉兴路这里没有好苗子,你从哈尔滨那儿选吧。”
“大哥,你明知道牛聪聪是最适合的人选了。北京户口,聪明机灵,还…”孙芮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婷毫不留情的打断,“可是她还不够残忍。”  “那还不是大哥你惯的!”孙芮一下子高起来的语调让大家一下子安静了,牛聪聪和刘姝贤小心的向她们这里探头探脑,得到陆婷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后知晓没出什么大事,牛聪聪很有眼力见的吆喝着弟兄们去吃宵夜,在队伍领头嚷嚷着用刘姝贤的小金库请客又被一顿打,却逗的大家一阵爆笑。
  陆婷目送着他们走远,看着身边生着闷气的孙芮,想把她直接搂进怀里像以前一样揉揉脑袋,却要很尴尬的踮起脚,暗叹着果然大了就不可爱了。孙芮也是懂事,乖乖的半蹲,仍由陆婷揉乱她的马尾。“我是舍不得牛聪聪,她更当初的你一样,甚至比当初的你更要心软,我舍不得她走上这条路。”  “大哥!你就是太心软了!”  “这件事我会好好想想的。孙芮,下次来见我前,先洗个澡吧。你身上沾染的血腥味…太重了”陆婷摇摇头,自己插着口袋走了,留下孙芮一个人的影子在路灯下拉长。她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双手,血腥味洗的干净,自己的罪孽,洗的干净么?
  “啊!”一声尖叫,孙芮警觉的缩在墙角后,一个走夜路的女人看见巷子里倒了一片的人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并报了警。趁四下无人时,孙芮看着地上被牛聪聪忘了带走的棒球棍,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却还是选择不带走这个会暴露牛聪聪的罪证,在那个女人带着哭腔向手机叫喊的时候,孙芮静悄悄的走了。
  警局
  “行行行,您别急好么,位置呢?好的我们马上派人赶过去。”负责接电话的民警捂着听筒冲着段艺璇报告,“有人报案,小吃街那条小巷里躺了七八个人,你跟朵队报备一下然后带人去看看吧。”  段艺璇还端着泡面打算靠这撑过这个无聊的夜班,这才刚泡好就要出警。啊…长叹一声,直接递给眼馋泡面好久的袁雨桢,瘪着嘴看着袁雨桢嗤溜嗤溜的吸着面条,转身走到冯薪朵办公室门口,倒也不敲门,抬手推门而进。看着手忙脚乱忙着收自己的漫画的冯薪朵,段艺璇头更痛了,所以当初看着十分聪明负责的队长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朵子姐,是我,别藏了,你那点形象在我这也败的差不多了。”
“啧,被自己的表妹加后辈这么说,感觉自己好失败啊。”
“小吃街,暗巷,七八个人昏倒,疑似打架斗殴,申请出警。”
“我准了,你带队出警吧,我赶紧把这点补完。”话毕,也不管段艺璇在场直接掏出漫画书。
从办公室生无可恋出来的段艺璇看见袁雨桢吸面呛的满脸通红,涕泪横流。段艺璇才不会说自己有那么点点小高兴。“人家才没有那么坏呢,哼(23333)”
小吃街
两辆警车闪着红蓝光,横停在巷口,昏倒的人已经都被送去了医院,段艺璇拿着出警簿,咬着笔尾思考了一会,还是写下了 打架斗殴 七人皮肉伤 一人脑震荡,一边写一边在小巷里随意溜达,“咚,咕噜咕噜”脚边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段艺璇差点绊一跟头,她稳住身子,蹲下,借着附近大排档昏暗的灯光仔细瞅了瞅,一根棒球棍?这就是作案者的武器么?她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的把棒球棍装进一个大的证据袋,交给勘察组的同事,看也没什么发现了,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收队吧”。
  “怎么样这案子?”冯薪朵趴在办公桌上听着段艺璇的汇报,“无人死亡,都是皮肉伤,现场发现的作案工具是一根棒球棍,已经提取了指纹,但是对比了指纹库没有符合的人选,我估计是附近的小混混打架斗殴,不是什么大事可以结案了。”段艺璇拿着小本本认真的汇报着,看着冯薪朵不感兴趣的样子,她又补了一句,“不过有可能是嘉兴帮干的,由于巷子附近没有摄像头,就调取了小吃街的监控记录,昨天晚上十二点嘉兴帮出现在小吃街,不过这不足以当做直接证据。”  冯薪朵脸色有些难看,
“嘉兴帮么” 
“昨天陆婷也在”
陆婷…你…,冯薪朵捏着笔指节泛白,少顷,她把笔朝桌上一摔,整个人砸进大大的办公椅,皱着眉头揉捏着自己的鼻梁,“我想我需要见见老朋友了。”
“想见她直说,这点事还不足以你大动干戈,队长,你好怂哟”。恍惚间,眼前段艺璇的脸被换成一个有着大大海豹眼的高挑女生,她拖着撒娇样的长长鼻音,“姐!你好怂哟”,发呆的冯薪朵被段艺璇掰着肩膀晃了晃才回过神,“你先出去吧,我有安排。对了,最近小吃街的巡逻就你来吧。”
“哈…怎么苦差事又是我啊…”一边拉长了声音抱怨,一边很自觉的拿了排班表填上自己的名字,冯薪朵看着委屈的小队员从口袋笑眯眯的掏出一颗糖,剥了直接塞段艺璇嘴里,“唔,哼,一颗糖才不能收买我呢”  口嫌体正直,冯薪朵明明看见她耳朵都红透了,像捏小鸡一样捏捏段艺璇的后颈又拍拍她屁股,“行了出去交接去吧。我还有事呢。”看着段艺璇带上门,冯薪朵拉开抽屉,从里处拿出一个相框,照片上两个青涩稚嫩的女孩笑颜如花,一个是约十七八年纪的冯薪朵,而另一个稍高点的搂着冯薪朵,头上别了一个白色的发卡。冯薪朵凝视着高个女孩的脸,眼眶有些发红。“嗡…嗡…嗡”手机在冯薪朵的桌上震动起来,没看来电人直接划开接通。
陆婷那略显低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喂?”瞬间冯薪朵心脏有种被揪紧的感觉,“我在”  “明天晚上有时间么?”陆婷问的犹豫,显然这个决定她自己也没考虑好,“我有”怕她反悔般,冯薪朵回复的很快。“
那…吃个饭吧。地址一会发你手机上。” 
“嗯…陆婷你…” 最近好么?
“嘟嘟嘟…”挂了啊,没来得及问出口呢。
另一边,陆婷挂断电话后,看着通话结束的屏幕,虽不愿承认,可是,听到她的声音,自己就很开心,连心跳的频率似乎也快了一些,“不能这样啊,陆婷,毕竟,已经分手了。”陆婷这么告诉自己。

评论(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