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十八)

失踪柯基の回归
别看了才不是更新





“老戴!你冷静一点!莫莫你快劝劝她啊。”李艺彤开始慌了,这里没人比她更清楚狼族失控后的癫狂。不同于猫科动物生气时全身的毛会炸起,戴萌反而将一身毛发收的服服贴贴,狼耳支楞着,眼中的戾气重的吓人,本来澄金色的瞳孔慢慢被血红覆盖,只留深棕的瞳仁还是原来的颜色。狼尾平举,四肢紧绷。陆婷和赵粤对视一眼,立马一左一右按住戴萌,不让她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戴萌带着仇恨的眼神依旧盯着眼前的黑龙,喉咙发出低吼,即使被按住爪子还是在地面刨出了四个小坑。莫寒冲过去抱住戴萌的脖子开始安抚,“戴萌,戴萌你冷静一点,大家会没事的,你可是学生会会长啊,”  赵粤陆婷额头都沁出了一层薄汗,之前的体力消耗加上戴萌力气实在不小,两人不禁有些吃力。莫寒又气又急,目前看来戴萌是听不进任何劝导了,索性直接一巴掌甩在狼脑壳上,“说你蠢真是蠢!单挑你是要害死谁!你死了我怎么办!不许去听见没有!”  戴萌被这一巴掌甩的也有些懵了,虽然还没清醒,但貌似迫于莫寒的强大气场,乖乖趴在地上也不闹腾了。
  “咻”一道破空声,正处于敏感时期的众人纷纷散开,一只胖飞鼠头晕眼花的躺在碎石中,“这是…?张雨鑫?”李艺彤特意凑过去闻了闻,“真的是叉总哎。”  一只小胖爪艰难的抬起,陆婷拈起张雨鑫放在龙爪里,“你怎么来了?学院出事了么?”旁边的戴萌听到学院出事情绪又激动起来,莫寒被闹的也是没脾气了,直接带她耳朵捂上,示意陆婷继续问。 张雨鑫做作的在陆婷掌心滚了一圈,在得到冯薪朵一个微笑和手上噼里啪啦作响的电流之后也不敢再耍宝了。她正了正脸色,“学院受到了发狂契约兽的袭击,”其他人脸色一沉,果然,“不过小鞠她们及时组织了人手对抗,伤亡损失已经尽力降到最小了,虽然没有学生身亡,不过还是有人受伤。呵呵姐和芸姐对死亡的发狂契约兽抽了血清进行分析化验,研制出了这个”一管手掌大小绿莹莹的注射针管抛向冯薪朵,“这个只能抑制住这种契约兽变态的自愈能力,剩下的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张雨鑫一脸担忧,“你们能做到么?学院已经没有多余战力能腾出来帮助你们了,大家也都是元气大伤…” 
  “我们可以的!”李艺彤第一个喊出声,黄婷婷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小孩子长大了有担当了。“对,我们可以的,是吧安琪”赵粤眼弯弯的看向唐安琪,唐安琪郑重的点了点头。“我们”冯薪朵带着笑,朝陆婷眨了眨眼,陆婷也回了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宠溺眼神,“可是ACE啊!”  张雨鑫看着她们信心十足,意气风发的模样,面露欣慰(?)的微笑,然后,摇摇晃晃的倒在陆婷掌心。
“叉总!”
“叉叉!”
拦下要跑上前的赵粤李艺彤,莫寒用手指探了下张雨鑫的鼻息,“她没事,只是睡着了”,莫寒看了看天空,“这里离学院也不是很近,大概学院战一结束她就带着试剂赶过来,体力透支了吧。”  
  从陆婷手里轻轻的接过张雨鑫,冯薪朵找了块较平坦的地方,用手抹出一块干净的地,把张雨鑫放在地上,掐指凝出一个小结界,确保张雨鑫不会被接下来的战斗波及到。站起来,拍了拍灰。冯薪朵紧捏着针管,神情严肃,“试剂只有这么一管,一会我和大哥会吸引黑龙的注意力,拉仇恨,赵粤唐安琪,我需要你们牵制住黑龙的行动。莫寒,戴萌现在情况不稳定,你们两和赵粤一起牵制黑龙。”冯薪朵深吸一口气,“黄婷婷,试剂注射进黑龙体内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李艺彤,注意保护好黄婷婷和试剂,机会只有一次。大家,上吧!”
  莫寒一直低头沉思着,“哐当”,脚边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莫寒偏头去看,一罐芬达?她眼睛一亮,把冯薪朵黄婷婷拉到一旁嘀咕了一会,比划着动作。戴萌没人看管但也很省心的不闹了,晃了晃脑袋趴下等莫寒回来。生怕戴萌又失控的赵粤和陆婷看见她安分下来不由得松了口气。少顷,冯薪朵黄婷婷两人脸色阴晴不定,直到她们回来后冯薪朵还是带着将信将疑的神情,莫寒拍拍她的肩膀,“你要信她,也要信我。大家,按照原计划行动吧。”扯了扯戴萌脖子上的狼毛,小兔子骄傲的像个中世纪的骑士,有模有样的夹了夹狼肚,“戴萌,我们走。”
  黑龙看她们嘀嘀咕咕了许久,防备早已是提到了最高,看着她们再一次不要命般的向自己冲过来,自己王的尊严仿佛被这群伤不到自己的蝼蚁冒犯了,一股怒火顿从心起。看着冲在第一个的戴萌,打算先拿她开刀,伸爪便去抓,“砰砰”脑后却被两发火球打中,恼怒的回头,陆婷停在空中,背上的冯薪朵还对他做着鬼脸。“你们…吼!”黑龙话还没完,就被后背一阵剧痛打断,是李艺彤!她带着黄婷婷攀上黑龙的后背,面对层层龙鳞,李艺彤费劲全力才切开一个手掌大的小口,看着以肉眼速度自愈的伤口,李艺彤急得不行,“婷婷桑!赶快把药剂打进去。”  黑龙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黄婷婷刚刚掏出药剂时,一条粗壮的龙尾直接朝她们呼啸而来,其他几人根本来不及支援,李艺彤看着旁边的黄婷婷和近在咫尺的龙尾,心一横,也顾不得药剂,直接叼着黄婷婷跳到地上。药剂一下子被龙尾击碎,落在地上绿油油的,还冒着气泡。赵粤陆婷都傻眼了,心一下子沉到谷底。李艺彤痛苦的闭上眼,自己是学院的罪人,没了药剂,就没办法干掉黑龙。可是,如果不放弃药剂,刚刚婷婷桑是肯定躲不过去的。看着旁边心有余悸在地上喘气的黄婷婷,李艺彤呜咽着去蹭她头发,整只狼的悲伤几乎都要溢出来。黄婷婷揩去她眼角的泪,虽然唯一的试剂被打碎,可她好像并不担心。
  黑龙仰天长笑,“这就是你们跟我作对的底气?哈哈哈哈哈一瓶小小的药剂就想打败我,更何况还碎了,你们就是我王位之路上的第一批垫脚骷髅,感到荣幸吧,嘶!什么东西?!”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腿上多出了一道伤口,然而它并没有自愈,因为伤口上多了一只空了的针管,而针管旁边,有一只红眼黑狼,狼背上一只莫兔兔笑的眼睛弯弯的,“龙先生?您喝过芬达么?” 
“怎么…怎么可能!?那管东西不是被我打碎了么!!怎么会!”黑龙满脸不可置信。  莫寒摇了摇手指,“您是说那个装满芬达的针管?”顺手一指唐安琪,“这样的东西我们的唐家唐小姐可是有很多呢。”唐安琪双手抓着十只空针管笑的妩媚。
  “呜呜呜,婷婷桑大骗子!呜呜呜”李艺彤哭的更伤心了。

小剧场
“…也就李艺彤和赵粤那两个呆子被骗了吧。”
“刚刚不知道我趴在谁身上,某人发抖的厉害呢~”
“冯薪朵你闭嘴。”

“你你你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傻boy你那样呆楞的样子很有趣啊”(笑)
“安琪你的恶趣味在重要场合可以收一收么…”(叹气)
“不可以哟~”

我们的李艺彤已经哭断片了就没有小剧场了  哈?你说黄婷婷?人家根本没有去哄好嘛!今天也是盐一脸的婷婷桑呢。(摊手)

戴萌?别想了 她还没清醒呢

张雨鑫:ZZZ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