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二十)

老师!我的契约兽和别人画风不一样(二十)
  黄婷婷跌跌跘跘的穿行在废墟中,不远处盘成球的李艺彤咬紧了牙,冷汗从额头滑下,从鼻梁滴落。一根手掌长短的钢筋从肩胛骨穿出,李艺彤的整个右肩都被染红。再不赶快拔出来可是会感染的,李艺彤只是稍稍转头,带起一阵剧痛让她整个身体忍不住一缩。她的狠劲也上来了,不管不顾的就要用牙把钢筋咬出来。
“李艺彤,你给我停下!”黄婷婷大惊失色,在这地方没有医疗条件也没有止血带,李艺彤这样冒失的拔出钢筋有可能引发大出血,对现在虚弱的她来说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李艺彤偏头的动作只是一滞,黄婷婷就一个箭步冲上来抱住她的头,她的脸埋在狼毛中,李艺彤看不见她的表情,背后却有些发凉。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她爆发了。
“李艺彤,回去我们就解除契约吧。”
“黄婷婷你是不是又想丢下我!是不是!”李艺彤几乎都要跳起来,牵动到肩胛骨的伤口也毫不在意,被血染红的面积又扩大了几分。黄婷婷别过脸,“你跟我在一起老是受伤…”  “那也是我一厢情愿的!我除了你谁都不会跟的!”许是太激动,亦是出血量太大,李艺彤摇摇晃晃的差点一头栽地上。黄婷婷这会也顾不上什么了,一把将衣服的下摆撕成布条,默念了几句,极快的点在李艺彤的肩膀部位,一只手握住钢筋,一只手捂住李艺彤的眼睛,感受到白狼的微微颤抖,轻轻在额头落下一吻。虽然黄婷婷不会表达,可这是她独有的温柔。随着李艺彤的一声低吼,沾满狼血的钢筋掉落在地。黄婷婷额头布满一层薄汗,不过她来不及休息,一个初级的止血咒轻轻覆在出血处。用布条慢慢的包扎,看着布条上并没有血迹沁出,黄婷婷紧绷的神经才敢放松,一系列高强度的行动让她眼前一花,本以为自己会跌坐在地的黄婷婷感受着自己身下软绵绵触感。定了定神,等眼前一片清明的时候看见的是被自己压在屁股下的狼尾巴和龇牙咧嘴的李艺彤。被尾巴卷到李艺彤身边,“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见哦,以后再这样我就真的生气啦,婷婷桑。”  “傻叽”黄婷婷偷偷抹了抹眼角。
“轰!”巨大的爆炸声引得两人一惊,陆婷压着怒气的声音传来,“我和赵粤快牵制不住了。”没等黄婷婷回话,一旁的李艺彤就蹿了出去,黄婷婷摇摇头,踏着步子跟上。
  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赵粤身上挂了伤,陆婷喘着粗气,戴萌的脖颈有一处抓痕分外明显。三位召唤师在一旁看的也是着急的很。冯薪朵手攥的发白,唐安琪看准时机时不时丢出去一两只毒镖,莫寒一言不发眼圈红的厉害。黑龙虽遍体鳞伤但仍咆哮着向着陆婷挥出利爪,陆婷啐了一口,狠劲上头并不躲避,一口龙息迫使黑龙改变攻击轨道,“嘭”,赵粤金光闪闪的麒麟掌将黑龙击飞。一阵翻滚,带起烟尘。莫寒咬着牙,“这样下去不行的。”
  天空骤阴,不知从何而起的风,吹动冯薪朵的发丝。黄婷婷闭眼感知,一阵浩荡如山的气势将她的感知压制的不敢动分毫。一只灿金的龙爪从乌云中伸出,在其他人都对这景象戒备的时候,陆婷和赵粤一下想到了什么,急忙欠身,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微微低头。“子杰陛下。”作为世家子弟的两人自然是面见过圣颜。 
  一声叹息回响在每个人的心中,“逆子啊”,黑龙从刚刚就一直跪地瑟瑟发抖,丝毫没有之前暴虐成性的模样。“你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顺丰到付吧。”从天而降的金光笼罩着黑龙,在它痛苦的嘶吼声中,灰飞烟灭。
  李艺彤眼珠子快瞪出来了,“这这这?就没了?”刚刚令她们狼狈不堪的黑龙就这么轻易的狗带了。被强大力量震慑的戴萌身体有些抖,但
却是兴奋的,似乎是找到了目标一般。
  陛下在清理完门户后,开了口,“我希望这件事可以不要外传,你们懂么?”肃杀之气充斥天地间,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表示明白。“你们和学院的损失一会我会安排人补偿的。”说完这些他就消失了,天空放晴,微风徐徐。几人还楞在原地,“这件事…结束了么?”李艺彤有些呆滞,赵粤一拍她后背,“是啊,卡姐,咱们可以回去找娜娜吃咖喱了。”唐安琪黄婷婷相视一笑,看着她们哄闹,久违的场景。  冯薪朵长舒一口气,靠在陆婷怀里,“大哥,朵朵累了。”陆婷抱紧了她,“好,咱们回去休息。”   莫寒扯了扯戴萌残缺的衣袖,“我渴了。”揉了揉小兔子的头换来一个肘击,戴萌揉着肚子却带着笑,“好,咱们回去喝一点点。四季春玛奇朵怎么样?去冰无糖加椰果”慢慢靠近小兔子,看绯色染红心上人的脸,“加戴萌。”
              end
小花絮
一行人回到学院后
“辣姐~”李艺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要去拥抱自家室友,忽视了万丽娜略带尴尬的表情就要抱住,却一下搂了个空。抬头,徐子轩贱兮兮的对着她笑,“发卡,你抱我女朋友经过我同意了么?”女…女朋友!
“徐子轩…” 
“嗯?” 
“我掐死你!你是不是诱拐了辣姐!”
“你放屁!”
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个幼稚鬼,万丽娜有些汗颜,“你真的想好了?”一回头黄婷婷略带担忧的看着自己,万丽娜苦笑一声,“她那么爱你,”  “…你别因为这个”  “徐子轩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她。所以,不要对我有愧疚,好好和发卡在一起吧。”万丽娜背过身,过去揪住两人的耳朵分开,牵起徐子轩的手,和两人道了再见。徐子轩冲李艺彤做鬼脸,耀武扬威的将两人牵着的手举高,李艺彤鼻子都气歪了。
  走远之后,徐子轩放开手,万丽娜有些不解,她轻轻揩去万丽娜眼角的泪,笑的温柔,“别勉强,我会等你。”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