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去梦想的乘客

性格暴躁
阴晴不定

喂!那边的扛把子 (Ⅳ)

喂!那边的扛把子
(Ⅳ)
马鹿 聪璇
略略略
“姓名”   “牛聪聪”
“性别”   “你看不出来啊!”
“年龄”   “反正比你年轻”
“家庭住址”  “地球”
段艺璇直接掰断了一根笔,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牛聪聪!你再这么不配合就别想出去啦!” 牛聪聪对面前这小警察也憋着一肚子火呢,“哎我说!打架的又不止我一人,干嘛抓我不抓他啊!嘛呢这是?” “那个人被你打到医院去了你还好意思说!笔录都做不成!我还得加班!你说说!有你这样的么!”段艺璇哭腔都出来了,她觉得委屈极了,这小姑娘一点都没有之前看上去那么可爱,哼,就会欺负人。“哎哎哎,你别哭成不成,我错了,我好好配合,你别哭啊…”牛聪聪手忙脚乱的哄着这位小警察。段艺璇本来就委屈,被牛聪聪这么一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边哭一边想着自己真丢脸,然后哭的更厉害了。牛聪聪看着对面已经哭成一团的段艺璇,浑身上下摸了个遍也没找出一张纸巾。没办法,拿着袖子小心翼翼的擦掉段艺璇的眼泪,“您别哭了,成么,都怨我,出去我请您吃饭,哎哟,哭了不好看了,别哭了别哭了。”敬称都用出来了,牛聪聪看着止住哭泣但是还有些抽噎的段艺璇想,果然好看的人干什么都好看,小警察连哭比刘姝贤哭的时候可爱多了。
  陆婷正和冯薪朵聊着她的近况,看着冯薪朵抱怨局里一群不懂事的小兔崽子,陆婷自然是想到了净给她惹事的牛聪聪,今天让她去收保护费,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岔子。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兔崽子三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划开。
“怎么了,聪聪。”
“大哥,我进局子了。”委屈
陆婷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我在街上跟人打架,然后就被条子带走了…嗷!”听筒里传来一声惨叫,陆婷把手机挪远了点,“你掐我干嘛呀!    我是警察!不是条子!把你那些黑话给我收起来。  成成成,大哥,你过来保释我一下呗”陆婷面色平静,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继续吃。冯薪朵挑挑眉,“需要我帮忙么?”陆婷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保释而已,还不用麻烦局长大人。倒是你,吃饱了么?”冯薪朵揉揉肚子,慵懒的支在桌上,喊来服务生,点了几个菜要求打包带走,回头对上陆婷探究的眼神。冯薪朵倒是坦然,指了指陆婷的手机,“那个警察是我妹妹,吃人嘴短,这个道理很适用于她。”陆婷别扭的转过头,“谁问你了…”
  冯薪朵提溜着打包盒熟练的钻进陆婷的副驾,嗅了嗅,很好,没有别的妖艳贱货的香水味。陆婷瞥了她一眼,扯扯嘴角。
“坐稳了。”
“我眯会,到了叫我啊。”
“嗯”
你看,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好。
  冯薪朵是因为脖子太过酸疼醒来的,哼唧了两声,换了个姿势又在座位上窝了会,眯着眼下意识的找人,在车门外找到了抽烟的陆婷,冯薪朵就这么睡眼迷蒙的看着好久未见的她。
  陆婷正吐出一口烟,侧脸在烟幕中有种不真实的美感,这样的陆婷让冯薪朵没来由的心悸,仿佛下一秒她就会醒来,发现这只是一场梦,和以前一样。她下车,陆婷皱眉,“外头凉,你先回车里。” 冯薪朵走近,抽走了她指间的烟,陆婷看着她的手有些愣神,冯薪朵深吸一口,吻住了陆婷。薄荷混着烟草的味道刺激着鼻腔,柔软而熟悉的触感,后脑勺被轻轻捧起,一切都告诉冯薪朵这不是梦。

我们还能跟以前一样亲密么?陆婷

ps.🙂你们这不是在亲密么!
 

 

评论(3)

热度(87)